谁知道小奶猫的二维码

.

元教授也点头,但是额头开始冒汗了,“是在我们身边长大的啊。”

“也就是说,她同时在静候府和你们身边长大?是不是?”太上皇看着他说。

元教授擦了擦汗水,“呃……是,但也不是吧。”

他开始有些后悔自己的自作聪明了,怪不得女儿不说,原来这不是一时半会能说清楚的事,虽然这事是很简单,但是对方容易跑偏,而他容易被对方带偏。

他试着回归正途,“其实不是同一个人,在静候府身边长大的,是元卿凌,在我们身边长大的,是……”

“是什么?”两人都看着他,怎说着说着就卡了呢?

元教授无奈地道:“也是元卿凌,但不是静候府的元卿凌。”

“所以你的意思是有两个元卿凌,那到底哪一个元卿凌才是太子妃呢?”

元教授深呼吸一口,“两个都是。”

“所以太子妃有两个?”

元教授怔怔地看着他们,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。

披着斗篷的婚纱少女

逍遥公和太上皇看着他好一会儿,齐刷刷点头,“明白了!”

“明白了?”

“明白!”太上皇用同情的眼光看着他,他自然明白了猪弟的儿子原来脑子不大好使。

教授却有些急了,“真明白了?”可他怎么觉得他没说明白呢?

太上皇拍拍他的肩膀,“这事明白,不如我们说说你和猪弟的事,你是猪弟的儿子?她不是大兴国的人,她是这里的人,后来背井离乡去了大兴,是这么回事吗?”

元教授愣了一下,但又觉得这话没错,便道:“是,是这么回事!”

“原来如此!”太上皇点了点头。

元教授觉得不对劲,这事没说明白,但是他的脑子也被整蒙圈了,半晌才挤出一句话来,“给首辅做手术的,是我亲儿子,不是静候的大侄子。”

“噢!”这一次轮到逍遥公出声了,他略显得有些激动,“怪不得说他没有静候的狡猾,倒是有几分傻里傻气,原来都是随了父亲。”

元教授看着逍遥公,什么傻里傻气还是随了父亲?

他放弃了,等女儿出来再解释吧,横竖有母亲的名声在,至少短时间内镇得住这三位,也能让他们信任。

首辅没多久就醒来了,昏昏沉沉的,但是因为麻醉药没过,也没觉得痛。

太上皇在边上守着他,见他轻哼了一声,问道:“疼吗?”

“不疼的。”首辅声音很微弱,一点力气都没有的样子,也没看得见太上皇,不禁失望得很,“不是说,手术成功了吗?”

太上皇宽慰道:“是成功了啊,大侄子说成功。”

“可我还没瞧得见你们。”首辅叹了一口气。

太上皇顿了顿,道:“这可能和你还蒙着眼睛有关。”

首辅一怔,慢慢地抬起手抚摸了一下眼睛,果然是包扎着的,他虚弱地笑了一笑,“哦!”

麻醉药过后,首辅就开始觉得痛了,太上皇和逍遥公只能守在他的身边,一点忙都帮不上,很着急,也很心疼。

这个时候,元轻舟就尤为重要了,他的到来,总是能帮首辅减轻痛楚,例如给药,例如给止痛针,他来完之后,首辅的情况都会有所好转,太上皇和逍遥公对他改观,变得十分信赖他。

元轻舟跟他们说首辅的情况,“血块已经部移除,包括压住他神经线的血块,他的眼睛会复明的,到明天就帮他拆掉眼睛上的布,到时候,他就能看到你们了。”

太上皇听他这样说,对首辅的情况是放心了,但是却不放心元卿凌,“太子妃去哪里了?她是不是也偷偷去做手术了?她的手术怎么样?”

太上皇已经有自知之明,元卿凌就算做手术,也会瞒着他,所以才这样问。

元轻舟点点头,其实他也担心,因为,妹妹的手术做了不止十二个小时了,到现在为止,都已经十五个小时,他给方妩打电话,说还没出来。

“她情况怎么样?”仨异口同声地问道。

元轻舟只能安慰他们,“还不知道,手术没做完,她的手术比较复杂,估计没这么快完成,但你们三位都放心,给她做手术的,号称神医,有大能耐,你们这一次能来,也靠她的帮忙。”

“太子妃也是剖脑袋吗?”首辅问道。

“嗯,她也是一样。”

“那估计没事,剖脑袋还是比较安的。”首辅自己经历了脑部手术之后,觉得开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首辅一向是最具备各种专业知识的人,他这样说,太上皇和逍遥公都相信,因而才没这么担心。

研究所内。

元卿凌的手术,足足进行了二十个小时才告完成。

方妩从医院离开的时候就过来这边守着了,看到杨如海出来,她一颗心才放下心。

“怎么样?”方妩问道。

杨如海摘下口罩,露出了欣慰的笑容,“手术很顺利。”

方妩松一口气,说了一句辛苦了,随即又问,“手术顺利的话,为什么要这么久?”

“有些奇怪的现象,正好观察观察!”杨如海坐下来,方妩端上一杯水,便见里头陆续出来几个人,这些人口罩蒙面,只露出一双眼睛,因穿着手术袍子,头上也带着手术帽,甚至是男是女都分不清楚。

这些人出来之后,杨如海站起来一番多谢,再送出门口去,没跟方妩说话。

杨如海送了他们之后,回来跟方妩解惑,“有趣的事是刚移植过去,什么都没做,大脑自己运行,且麻醉解除,人也清醒着,是不是很奇怪?要知道,我原先是冷冻过她的大脑,需要我再给她注射药物,然后通过一系列的排斥反应解除,才能像正常大脑一样运作,没缝合之前,我用显微镜看到她的脑细胞开始不断分裂重生,但取出微小组织之后,没发现分裂进行,或者说,还没有开始。”

“这么神奇?”方妩怔了一下。

“是的,不过,也不奇怪啊,你别忘记,她是注射过药物,且她所注射的和猴子的不一样,是加以改良过的,这药是成功的,只是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,才会导致身死,可身死之后还能控制异时空的身体,从这点就应该看出不简单。”

“那她现在是清醒的?”方妩问道。

“没有,这样的速度分裂再生下去,不得逆天?所以我用了一种我自己研发的药,拟制她大脑的DHA,让神经元的连接出现断层,等同导致大脑处于死机状态,然后我会陆续给她用三个疗程的药,拟制脑细胞的持续分裂,或者说暂缓,因为我试图杀死她的一些脑细胞,但发现杀死之后会迅速复活,所以,只能是拟制分裂再生,让她保持现状……又或者比现在好一些。”